润色论文网提供毕业论文写作、职称论文写作、职称论文发表及期刊论文发表服务!QQ:526140740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润色论文网行政论文 → 文章正文

山区农村频发邪教案件原因与对策研究

作者:润色论文网  来源:www.runselw.com  发布时间:2019/12/10 16:09:10  

摘要:在我国,依法明确认定的恶邪教组织共有14个,在C县农村地区长期活跃的“全能神”“主神教”,都是利用宗教迷信掌握人的思想继而妄图达到统治目的邪教组织。通过梳理了近几年办理的邪教案件,结合C县反邪教工作的相关情况,本文试着从农村的地域环境社会环境出发,分析当前邪教组织在山区农村盛行的原因、产生的社会危害,寻找相应的对策。

关键词:山区农村; 邪教; 生存状态;

一、引言

近年来,全国各地的“全能神教”“主神教”等邪教组织在农村逐渐兴起,他们散播“末日论”和“天下大乱”的谣言,通过散播异端恐怖邪说,发动群体性事件,制造惨案,引起恐慌,对我国政权稳定和社会和谐产生冲击。邪教如雨后野草,见缝插针,势力顽强,发展迅速,尤其是利用广大农村地大人稀、老人儿童留守、政府监管缺失等机会,抓住农村这一广阔市场,大肆传播异端邪说,进行思想控制,大力发展信徒[1]。依法严厉打击非法,地下宗教活动,维护社会安定和国家安全,刻不容缓。

专家学者们从社会学角度出发[2],以危险性界定邪教:利用科学、宗教或治病为幌子,掩盖其对信徒的权力、精神控制和盘剥,以最终获取其信徒无条件效忠和服从、并使之放弃社会共同价值观(包括伦理、科学、公民、教育等),从而对社会、个人自由、健康、教育和民主体制造成危害,即为邪教。刑法所指的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步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3]。邪教的本质就是以宗教为遮掩,利用异端邪说控制人的思想,迫使信徒按照邪教的意识行事,达到邪教组织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我国,依法明确认定的恶邪教组织共有14个,在C县农村地区长期活跃的“全能神”“主神教”,都是利用宗教迷信掌握人的思想继而妄图达到统治目的邪教组织。通过梳理了近几年办理的邪教案件,结合C县反邪教工作的相关情况,本文试着从农村的地域环境和社会环境出发,分析当前邪教组织在山区农村盛行的原因、产生的社会危害,寻找相应的对策。

二、山区农村邪教的区域特征

(一)山区地域特征

C县位于H省西南部,全县最大横距94.5 km,最大纵距63km,总面积3400 km2,位于平原与山区结合处,紧邻长江,与川渝荆沙相邻,处于西通巴蜀关键地段,C县是H省一个集老、少、山、穷、库于一体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岩溶地貌发育,溶洞较多,为北半球亚热带暖湿季风气候区,流域河谷交错,地多样势多样,地形复杂。

C县现有贫困人口12.82万人,占农业总人口的35.76%。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县域中西部地区、边远地区、库区、石化山区和地质灾害区。这些贫困人口受自然环境和交通条件的影响。生产生活条件恶劣,县内大部分地方自然条件差。土地瘠薄,耕地分散,80%的是坡耕地,产出率低,旱涝保收的农田少,依靠种粮只能勉强解决温饱。水、森林等生态资源利用率有限,人居环境恶劣,大量人口还生活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自然灾害频发。基础设施建设滞后,边远贫困村供电成本高;沼气等新型能源推广运用不足,大多以传统的烧柴方式为主;广播电视、电话、互联网尚未实现全覆盖,信息闭塞难题仍未根除。公共配套服务滞后,农村社区建设滞后,留守儿童关爱、农村老人赡养等基本无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为此,山区农村为邪教组织的发展壮大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一方面受C县地理环境的影响,山大人稀,更隐蔽,更适宜开展活动,不易被发现和查处,另一方面农村仍然思想贫瘠。

(二)人员组成特征

目前C县已掌握的邪教组织成员共有130余人,仅占全县总人口的0.16%,在C县广大农村零星分布,表面上微不足道,实则暗流涌动。从人员结构特征看,以C县目前已经掌握的信徒看,农民125人,占信徒总数的92.6%。当前,在农村参与地下非法宗教活动大多数是老弱病残人员,属于农村“弱势”群体,且文化水平低,法制意识淡薄,有不少还属于政府救济对象。从信教人员的年龄结构看,女性的人数达到了85人,占信徒总数的62.97%。这些年过半百、足不出户、小学都没毕业的的家庭妇女,有的甚至仅仅只会书写自己的姓名。

另外,值得强调的是邪教组织已经不满足发展成年人为信徒,信徒开始向低龄化发展。2012年,C县政府部门协助公安机关从相邻B县解救参加邪教集会的儿童10名,其中最小的仅5岁。解救人员将食物发放给这些被解救儿童时,竟然遭到儿童的拒绝,并称解救人员是“恶魔”。这些儿童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多次参加串联、集会,受到邪教思想的侵蚀,成为邪教组织的新的目标。儿童由于其自身心理特点,一旦被侵蚀,更难被解救。

(三)山区农村邪教组织特征

1. C县农村地区邪教本质都带有反政府、反社会的倾向

在C县农村地区邪教组织以“全能神”“主神教”为主,都是利用宗教迷信掌握人的思想继而妄图达到统治目的邪教组织。目前已经查处了多起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的邪教事件,如部分邪教组织成员有组织有计划的在C县D镇、Z镇宣传反政府言论,将推翻政府、信仰邪教能获得新生、建立新政权内容的邪教宣传资料和“见证”(邪教内部用自己亲身经历证明信教好处的事例)张贴在基层政府政务公开栏,明目张胆地挑衅我国政权。C县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对邪教组织成员打击处理后,邪教势力发展的态势依然不减。2012年国庆前夕,“全能神”利用玛雅预言,有组织的在C县L镇L村沿路发放印制“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宣传资料,宣传只有信“全能神”才能救社会,才能永生,制造恐慌的气氛。

2. 邪教组织体系严密,思想控制更强

邪教组织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非常严密的组织领导体系,等级制度森严,下级没有上级的召见和许可,不能与上级联系,无法见到上级,制造非常强大的个人崇拜和领袖思想。在常人看来非常明显的异端邪说思想,为什么能深得邪教信徒的信任和遵从?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邪教组织利用人的思想警惕性地放松,一点点入侵并控制信徒的思想。

3. 反侦查能力强,发展传播的途径多样化,打击难度大

多年来,邪教组织在与政府打击邪教组织的斗争中逐渐探索出了一套不易觉察、较为隐秘的联系方式,邪教组织成员的反侦察能力强[4]。一方面成员之间实行单线联系,从不越级联系或传达工作安排,上级一般都是外地人,在当地没有固定的住所,从不作长时间停留,根据需要随机入户安排工作。只有处在最底层的信徒才有固定的住所,但不知道上级身份和信息,信徒警惕性强,一旦发现可能被政府打击便不再轻易出动。另一方面随着科技的发展,成员之间的联系方式多样化,电子媒介成为邪教组织传播邪教思想的新工具和新手段,侦查机关调查取证的难度加大。

三、邪教在山区农村盛行的原因

(一)社会底层信仰缺失,迷信思想的盛行为邪教的发展提供的良好的土壤

国人讲究因果报应,迷信一直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并没有完整的根除迷信的思想。C县亦是文化大县,文化形式丰富多样,神话传说源远流长。盐池女神、廪君等传说流传至今,神一直是老百姓信奉和推崇的精神领袖。解放初期,白莲教一度在C县盛行,被无限放大和推崇。

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而缺乏精神信仰仍然是社会存在的一个普遍的精神问题[5]。而邪教组织者和发起者正是利用了这一优势,巧妙利用中国人迷信的思想,打着治病救人、匡扶社会、惩恶扬善的旗号吸引和招揽信徒,发展歪理邪说。并随着教徒信仰程度的加深,当邪教成为信徒的精神鸦片后,邪教组织不断把邪教思想放大,直到达到他们真正的政治目的。村民反映,教徒与信教之前相比,确实存在着诸多进步,比如说话彬彬有礼,不再骂人,戒除抽烟喝酒打牌等不良嗜好,满嘴都是“良善、道德和对神的敬意”,这不能不说是邪教的美好的外衣散发出了障眼的“光环”,使人们恍入“圣境”,逐渐被操控。

(二)基层思想组织建设的松散、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整为邪教的发展提供了可趁之机

改革开放以来,基层组织的堡垒作用逐渐弱化,尤其是农村[6]。青壮年外出求学、打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和儿童,大家忙于生计,加上地域条件、交通条件和经济的限制,农村基层党组织的作用逐渐弱化,集体活动越来越少,有的地方甚至一年也难得开展一次活动。很多年纪大的老百姓没有获取正确信息的途径,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

邪教在发展信徒之初,宣扬的是“有病治病、无病保平安”的思想,这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农村老百姓因为物质贫乏和医疗保障困难而产生寻求安全感的思想。虽然社保的推进和农村合作医疗体制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和改善了老百姓就医困难的问题,但在已查处的邪教信徒中,70%的人员患有疾病,需要长期服药,他们无力承担相关医药费用,邪教思想正是利用了他们这种“花最少钱、治最多病”的需求。

(三)政府对宗教信仰的相对保守态度让邪教打了擦边球,社会的冷漠对邪教的发展产生了反方向的推动作用

虽然我们国家法律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政府对正规宗教的介绍、引导很少,邪教正是利用了老百姓对正规宗教知识的贫乏,进行虚假宣传,绝大多数受蛊惑和蒙骗加入邪教组织的信徒文化水平低、社交能力差、与外界接触较少,无法通过合法有效的途径对邪教进行辨别。在信教与不信之间,有着天然的不可逾越的鸿沟。冷漠和歧视是普通村民对邪教徒最常见的态度。一方面,文明之风正逐渐吹遍朴实的乡村,信神会遭到具有正确价值观和理智判断力的人民群众的鄙夷。

四、对策及建议

(一)要加强对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进行正面引导,大力进行法制宣传教育和法制打击,让邪教势力无处循形

C县农村地区邪教势力无法连根拔起,与C县丰富的神话传说、民俗文化有很大关系,旅游业的发展更是带动了神话传说的传播。政府部门应当对民俗文化进行正确的引导,丰富宣传形式,充分利用基层党组织、“群众之家”等基层民间团体和场所,以新媒体和传统方式相结合,多渠道、全方位宣传我国对宗教信仰的态度,普及正常宗教的形态。

加强法制宣传和打击力度。反邪教部门可以联合司法机关和教育机构,进行法制宣传和预防教育,丰富教育形式,提早教育年龄,从娃娃做抓起,抢在邪教组织之前筑起防火墙,保护孩子不受邪教的诱骗和毒害,使老百姓明白信教是与法律相抵触的,不越雷池半步。在打击邪教势力中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重点打击顽固不化、邪教势力中的骨干分子和中坚力量,对受蒙蔽、蛊惑的信徒积极解救,帮助他们早日回归正常生活。

(二)加强基层党组织的堡垒作用,重塑凝聚力和信任感;丰富农村业务文化生活,培养群众良好的兴趣爱好

近年来,基层党组织的作用逐渐在加强,基层民主活动正在增多。老百姓与外界接触的途径增多,接收的信息更广泛,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抑制邪教思想的传播。C县部分乡镇设立了“群众之家”,提供专门的场所和设施,供老百姓在茶余饭后、农闲时间集中开展娱乐活动。定期开展一些老百姓参与感强、地方特色浓厚的娱乐性竞赛活动。如C县H乡利用高山蔬菜基地的地方优势和特色,在农闲时分开展制作泡菜的竞赛活动,家庭妇女成了主角,有了平台展示自己的一技之长,政府工作人员成了服务人员,老百姓参与感强,满意度高,邻里之间的融洽感和幸福度有所提升。

(三)大力发展经济,利用精准扶贫,强化低收入群体的生活保障体系,尤其是医疗保障体系

从邪教宣传的手段来看,“治病”是它们最大的关注点,由此可见看病难依然是困扰底层老百姓的一个难题。合作医疗、精准扶贫,在很大程度缓解了大多数人看病难的问题,贫困户的基本生活、就医有了根本保障。除了国家政策,C县还因地制宜,开展“壹佰基金”和“大病关爱”工程,从另一个途径帮助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的问题,为他们就医增加了一重保障。除了医疗保障外,其他保障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和开发。

(四)要加强情报信息工作,加强区域协作,强化社会关爱和文明之风,帮助迷途知返的信徒

政府部门应加紧建立健全邪教组织的情报信息工作,掌握境内邪教人员信息,确立帮扶、监管责任人,重点监管邪教组织中的活跃分子和骨干成员,提前掌握和发现大规模邪教活动,做好风险防控和预警。加强地区之间的协作,因为邪教人员经常串联,流动性大,各地政府应该加强联动协调机制,互通信徒信息和活动轨迹。创立和完善检举揭发机制,充分调动民众反邪的积极性和能动性,让邪教组织在农村无法立足。同时大力推行关爱和文明之风,引导民众有一个积极和宽容的心态对待那些迷途知返、受蒙蔽的无辜信徒,多利用广场、居委会等集中场合,开展有意义的文体活动,增加交流的机会,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减少邪教渗透的可能。

参考文献

[1]许芷浩,邱成林.当前农村宗教信仰现状研究-以H省L市为例[J].江西警察学院学报,2018[3]:59-64.

[2] 邪教的十个特征[N].人民网,2001-03-29.

[3]王凯元,徐文兵.“缘传播”:破坏性膜拜团体“全能神”的基层传播方式探析[J].犯罪研究,2017(2).

[4]何文海.四川民族地区的邪教传播与防范对策研究[J].贵州民族研究,2016(3):38.

[5]吴东升.当代中国邪教传播探析[J].江苏社会科学,2005(6):31.

[6]罗元明.论边疆民族地区邪教的成因[J].云南农业大学学报,2009(2):1.

  • 上一个文章:武警部队城市反恐怖行动研究
  • 下一个文章:没有资料
  • 联系方式

    客服QQ 526140740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runselw.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润色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